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城南草木生 | 露天电影院

 
 
 

日志

 
 

情节曲折结局依旧,这本故事书  

2009-07-29 03:53:32|  分类: 天一生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Nina和我吃晚饭,餐厅有演出特别热闹,其实每天在重复,每天在重复,每次我看见这样的舞者都觉得这太不容易了,天天这么兴高采烈,就算假装的也能让别人真的跟着高兴,所以为什么不高兴呢。

Nina姐,跟我最好的这个姑娘,最单纯也最直率的姑娘,她有一些我曾经认识现在认识和以后认识的人大概都不会有的美好,到现在一直都还在眼睛里盛着。她以前大大咧咧像个小男孩,现在也有男人啦。昨天一起吃饭的时候俩人甜甜蜜蜜腻腻乎乎,走道也不好好走,去吃个DQ恨不能脸都搁在一个杯里,我坐在边儿上看着他们,拍了一张照片,这幸福到了一定境界了的人看着真傻,真让人高兴,自己看着那张照片都能高兴半天。我本来想,我这回来,她就该有自己心爱的人了吧,时候也差不多了。这还是她的初恋,她是我唯一一个没有早恋过的女朋友,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恋爱,错过了被请家长的好时光,错过了耽误学习的好时机,有过喜欢的人,也有过追求她的人,始终没有真正的相爱,这回算是终于修成正果了。

我清楚地记得,乐观的nina姑娘甚至曾经天真又悲观的对我说,以后找不到心爱的人,一直独身也很好。今天我跟她提起当初信誓旦旦的独立宣言,我就知道,她把这光跟我就说了不下五遍的话早撂在天津了。

还能有多少机会这么单纯的爱,和看着别人单纯的爱,大概越来越远了。我曾经也觉得我会在经历一段现在已经是故事的一页但是当时刻骨铭心的爱情之后,丧失这种单纯的喜欢一个人的能力,那时候我还太小,有点早熟,看了小说里太多这样的故事,什么跟什么似的,就像nina跟我说她会一直单身到四十岁一样,太傻了。后来还是照样的兴高采烈的重复一样的情节,就跟那些舞者一样。我想那些曾经拉着我的手走在我身旁的男孩也一样,长大并且即将衰老,一次次的出现在另外的姑娘的身旁,一次次的聚散,一次次的,就这样我们一站一站越来越远了,其中一个甚至已经结婚了。那是我最不该伤害也是最无法面对的人,听说现在过的很幸福,还能说什么呢,你还恨我吗,你过得好吗,说什么都是多余了。

我们不再有交集了,我也无从再知道。

认识这么多年的nina,那个看着跟她气场非常一致的北京男孩像看小猫一样看着她的神情,男孩子气的她走路依然如故的遭到“你背影很爷们儿”的表扬,可撒娇的样子,打电话软软糯糯的声音,还有对我不自觉的提起她男朋友时不自觉的幸福感,以前从来都没有在她脸上出现过,看见他们的背影远去我都有点想哭了。多好的姑娘啊,终于,终于。

昨天仨人吃完饭我识相地自己溜达去了,走了快五个小时,我把天灵盖上的GPS开关又关上了,不走脑子随便在鼓楼附近的小胡同里穿行,其实我就是路痴,装天灵盖儿上八个GPS也是路痴……胡同里都是老头老太太,拿着扇子门口坐成一排,和路过的邻居打招呼唠家常。

从天亮走到天黑,然后又走回来,实在走不动了,就在后海停下喝东西,喝完了接着不知疲倦的走,因为一停下我就特别难过,唯一让人欣慰的事,有一个人把一首相当动听的情歌唱得异常难听。

在家里成天对着爸妈嬉皮笑脸怕他们走脑子,从青春期到现在我从来没让她们因为我的感情的问题担心,那些从我青春期开始的故事他们都不知道,就算我失恋,自己关屋里唱歌,我妈还以为我今天什么好事high成这样了。

去年夏天吧,有这么一个人,今年夏天我总是不自觉的想说到他。想起来他一幅老文艺青年的样子悲伤的坐在我对面,他对我说你这人太怪了,说你又不说话想什么呢。他去年27岁,我22岁,我一眼看见他一张冷漠的脸,长长的头发扎在脑袋后面,像个艺术家,风一吹还有淡淡的香气,爱穿黑色的衣服,很瘦,手指修长,指甲整齐,说话有点大舌头,我想这些交集都是注定的,后来他成了我男朋友,跟我说了那么多我不知道的事,再后来想起来他我就发愁,想起来他我心里就难过,我不能看着这样一个人悲伤的坐在我身旁啊,我却没有交待的消失了,等你来问我是不是不要你了。然后我都不记得后来说了些什么。如果可能,这些事儿都跟超市夜未眠一样静止回去,我们也不可能回到非常说的来的朋友了。真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真想按个delete在脑门儿上,好多不该记住的事我都记得太清楚了,不该想的都想太多了,我总是想我已经是个纯简的人了吧,就像当时特别幼稚的以为自己什么不会再这么单纯的喜欢一个人。其实什么都不是,还有一些事,该简单的没简单,该复杂的没复杂。 该记住的没记住,该忘的没忘。因为我不能再是个小朋友了。我还能很容易的就开心,可是我再也不是小朋友了。我以为我不会再这么样大半夜流着鼻涕写这么多语无伦次的东西了,可是我不是小朋友了,我是大人,大人就喜欢无病呻吟。当我再感觉到气场有点悲伤的人,心里还是揪心,抽着中南海一声声叫着我南南的人,还有看起来挺能说挺正常的人,我靠我靠都是我想太多了吧,悲观的那个人是我吧。

堵了我一天心里特别难受的一堆话,说出来就能好好睡觉了,nina会一直幸福下去,她遇上跟她一样的人了。

清晨醒来的时候,而你的笑容,已散失在风中。

 

  评论这张
 
阅读(102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