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城南草木生 | 露天电影院

 
 
 

日志

 
 

待价而沽的文明时代  

2009-03-14 12:25:52|  分类: 天一生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待价而沽的文明时代 - 城南草木生 - 天一生水   无目的美好生活

旅游卫视有个节目,有多远走多远,最近行者是三毛的生前密友眭澔平。这位先生可是了得,记者,作家,博士,歌手,走过世界172个国家,平安无恙的回来了。我看的这期,讲他19年前去新几内亚,为达成三毛心愿,去寻访一个叫天堂鸟的食人族的故事。

他先抵达一个不吃人的土著部落,受到了难以置信的热情款待,那里的人都很快乐,看见生人不仅不防备不躲闪,欢天喜地连蹦带跳,兴高采烈的跟你打招呼,那种快乐看起来真是发自内心的,不为什么,就因为没有什么让他们不快乐的事儿。烦恼都是文明进化以后我们自找的,土著人却这么单纯这么快乐。皮肤黝黑牙齿雪白,大嘴,眼窝深陷无邪念。

 那样纯净的空气土壤才能生养出来这样简单纯粹的人,这么干净单纯的人只能在那个环境里才能生活。到我们文明社会,这些人全污染了,我们到那个环境,也得把那儿的空气破坏了。

部落的一个族人,母亲刚刚去世了一周,这要是我们文明人都还沉浸在悲伤里吧,他不,全家还是高高兴兴的过日子,大概死亡对他们来说,仅仅是顺应天意命运使然。


因此,对死亡都可以这么坦然的人,真的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们的快乐。

 

你说这么个地方有文明可言吗,基本上原始部落,他们穿的简约,赤足,爬树摘果子吃,工具基本上是大刀。有什么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吗,什么我为祖国献石油,锦绣河山美如画,我爱你我的祖国,各种无敌忧假大空,他们都没有。他们是真开心啊,看见陌生人高兴还来不及,只想着如何对你好,带着你玩儿,给你表演上树摘果子,临走了还不停的说,祝福你我的孩子,大人小孩不断的对眭澔平一行人说着这句话,看的我都要流章鱼泪了。

 

当越来越多的感情都被待价而沽的时候,这么单纯美好的事情,真的像一个传说。19年之后不知道他们文明了没有,希望没有,也不要有坏人去算计这么纯净美好的善良。

 

再往前走,眭澔平终于遇上了伊里安查亚的食人族,叫达尼人,达尼人不打你人,更多的是对陌生来访者的好奇,他们的战争基本上不动真格的,意思到了就行,当然小打小闹还是避免不了意外事故,只要有一方受伤就立刻休战,这比现代文明人落后吗。他们260年前祖先的尸体,用原始的熏烤方法保存倒现在,二百多年啊,就这么简单的辙却相当成功。他们的妇女,家中亡故亲人要切去一截手指,有的四指全切也没什么怨言,这种忠贞也是他们的文化,我们是没有,黑社会也切手指头,那可就是一种惩罚了。这么一种文化且不说认不认同,我觉得是值得尊敬的,让我为我亡故的家人切去手指头,我做不到。


他们那种朴实的爱,我们文明人没有。

 那种生活我们回不去,也向往不来。

你看,我们生活的花花宇宙,待价而沽的感情,模糊的是非黑白,千头万绪的人际关系,做点儿好事就希望等价交换,那种单纯的世界离我们太远了。

 

王安忆在妹头》里这样形容她幼年的上海,这就是那个时代的生活,简单,朴素,但都货真价实,我觉得那种土著生活也是这样,货真价实,但就像一个时代一个时代的更替,那种生活早就离着我们十万八千里,就是一个传说。虽然他们跟我们仍旧在一个时间里。

 

三毛临终前一晚给眭澔平打了电话,他不在家,电话录音里三毛有点失落的声音让眭澔平遗憾终生,如果那时候通信发达,眭先生不在家也能接到三毛的信息,也许三毛不会死。这也仅仅是薄弱的假设,其实文明进步科技飞跃代表不了什么,前进必然伴随着倒退,原始社会没有银行货币,也就没有次贷危机,没有海誓山盟,也就没有背叛反目。人们生活在一个简单的世界里,医学不发达也许很难长寿,但是他们的一生,想来是比文明社会的我们要快乐的多。

待价而沽的文明时代 - 城南草木生 - 天一生水   无目的美好生活



[途加千字文俱乐部专稿]


  评论这张
 
阅读(64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